6月24日,北京通州游船与廊坊香河游船一起通过杨洼闸,首次驶入对方水域。当日,京冀北运河旅游航道实现互联互通。(资料片)河北日报记者 田 明摄

6月22日,中国大运河成功申遗整整八周年。今年4月,京杭大运河实现百年来首次全线日,古老运河再次迎来世纪复苏——大运河京冀段62公里实现互联互通,谱写下“流动的文化”的鲜活乐章。

一水连南北,文脉贯古今。大运河,这条奔流不息的历史瑰宝,孕育多彩的文化遗产,持续滋养运河沿岸的城镇和百姓。保护好、传承好、利用好大运河文化,让更多文物和文化遗产活起来,是历史的重托,是时代的呼唤。

“开船喽!”6月24日,在响亮的汽笛声中,来自通州、香河的游船,相向驶过北运河杨洼船闸。

北运河上,杨洼闸地理位置特殊。左岸是北京,右岸在河北,是名副其实的“京畿水上门户”。香河县文旅局副局长王建军告诉记者,新建成的船闸正是以“杨洼千帆”为设计主题,灵感来自古时北运河漕船穿梭、商贾繁茂的盛景。闸区内建筑风格与拦河闸相呼应,着重展示“城墙”“城门”元素,突显水上门户特点。

2014年6月22日,在卡塔尔多哈举行的第38届世界遗产大会上,中国大运河成功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成为我国第46个世界遗产项目,大运河河北段的沧州—衡水—德州段、谢家坝和华家口夯土险工“两点一段”被列入其中。

为了保护好目前大运河堤坝防洪设施的典型代表——连镇谢家坝和华家口夯土险工,我省坚持采用“原材料”“原工艺”,在汲取古人修造智慧的同时提升现代工程技术,对谢家坝险工进行加固。技术人员试验不下百次,最后在灰土里掺上糯米浆打成坯状,等坯晾干后补到坝体上,再用“糯米灰浆”填补缝隙。古代神秘的“糯米灰浆”筑坝技术得到部分恢复。针对景县安陵镇华家口夯土险工出现的坝体整体下沉、局部开始风化酥碱等情况,则专门进行坝体整修加固。

“我省运河沿线物质文化遗产类型多样、分布广泛、文化价值高,具有多样性及复杂性的特征。在大运河文化遗产保护方面,我省做了大量工作,成效显著。”省文旅厅一级巡视员张立方说,大运河河北段主河道总长530余公里,由北运河、南运河、卫运河、卫河及永济渠遗址组成,承载着体现河北文化活力的历史使命。

近年来,邯郸市、邢台市先后开展永济渠遗址勘探试掘。河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进行大清河流域文物资源调查、考古勘探工作。为了重点保护大运河文物本体、两岸地上文物遗存和重要遗址遗迹,我省还努力推进大运河沿岸文物修缮项目实施,先后开展泊头寺望月楼、青县给水所等修缮项目……如今,还在持续推进大名府故城、贝州城遗址、馆陶徐万仓考古调查勘探,推动郑口挑水坝、朱唐口险工等工程。

“保护是为了更好地传承利用。不久前,我省还正式实施《河北省大运河文化遗产保护利用条例》,为加强大运河文化遗产保护利用工作奠定了坚实的法治保障。”省文物局总工程师刘忠伟说,这是我省首次为大运河文化遗产保护立法。不仅坚持保护优先、科学规划、活态传承、合理利用、分级管理的原则,维护大运河文化遗产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延续性,还要求建立省大运河文化遗产保护利用工作协调机制,由文物、水行政、公安、生态环境等部门加强物质文化遗产安全检查和执法巡查,建立健全预警处置机制。

“远看通州城呀,好大一条船。高高燃灯塔呀,是条大桅杆……”6月24日,在京杭大运河京冀游船通航仪式上,一曲“运河号子”唤醒无限回忆。香河县大运河研究会会长王爱民激动不已:“运河变美了,号子唱起来了,我仿佛也年轻了。”

一条运河水,浪花朵朵,见证多彩非遗。大运河河北段依次流经廊坊、沧州、衡水、邢台、邯郸5市17个县(市、区),是连接雄安、承载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核心区域,具有显著的地理和人文特色,孕育了和运河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老技艺、老手艺……成为奔腾在运河人心灵河床上的精神洪流。

北运河吹歌生动活泼,五行通臂拳“冷弹脆快硬”,安头屯中幡腾挪飞舞……为了保护传承运河非遗文化,今年,香河不仅在运河沿岸谋划民俗风情小镇建设,还集中打造民俗体验、文化创意等板块,再现运河盛景,讲述“香河往事”。

临西大运河畔,曾发现明清贡砖窑址20座。而今,在陈窑村运河边,窑火再度点燃。贡砖烧制技艺市级非遗传承人复原18道传统古法技艺,将贡砖名气再度打响。

地方戏曲、民间传说、民俗……围绕运河沿线非遗,衡水积极整理和传承,搜集整理漳卫南运河船工号子、故城运河架鼓等非遗。对运河沿线故城县、景县、阜城县涉及的非遗项目及传承人情况开展普查记录,完成档案资料和信息资源的数据化。

吴桥境内,杂技艺人登上运河船,走南闯北,甚至远涉重洋,架起了东西方杂技艺术交流的桥梁。而今,中国吴桥国际杂技艺术节已成为与摩纳哥蒙特卡洛国际马戏节和巴黎“明日与未来”世界马戏节齐名的世界三大杂技赛场之一,已有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600多个节目参赛。薪火相传,中国杂技艺术之花香飘万里。

“最近,我省公布实施大运河文化遗产保护利用条例,着眼于文化空间和整体性,明确提出‘设立文化生态保护区’。这对运河非遗保护而言,是一次有益尝试。”省群众艺术馆(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党总支书记、馆长解欣说,目前我省借助信息技术手段,已实施运河非遗记录工程。未来,将继续开展非遗田野调查,打造集管理、统计、展示、监测等功能为一体的“大运河河北段非物质文化遗产数据库”。

蜿蜒于河北境内的运河,所承载的不仅有自然风光、民间文化遗产,还有运河儿女的乡愁。运河沿岸一座座村镇和城市,因运河而生,因运河而盛,就像镶嵌在运河岸边的一颗颗珍珠,正焕发出新的光彩。

一部沧州史,就是一部运河史。走进沧州博物馆“大运河北——河北省大运河文化展”展厅,眼前仿佛铺开一幅悠远的大运河画卷:序厅、千秋运河、至珍千里、御河流畔、缘于运河、申遗之路……沧州博物馆副馆长王玮说,沧州运河遗产丰富、文化底蕴深厚,通过采用艺术化的设计理念,将互动体验与实物展示相结合,让更多人“看得见运河历史,留得住城市记忆”。

“大运河是通道也是纽带,促进着区域间的交流互融。”沧州市大运河文化发展带建设办公室主任张强说,近年,沧州市围绕以“河为线、城为珠、线穿珠、珠带面”的融合发展思路,加快打造大运河文化保护带、运河生态景观带、全域文化旅游带、助力乡村振兴产业带,在运河沿线精心打造特色文旅项目。

邢台借助大运河发展观光、采摘等乡村旅游;衡水串联故城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景县安陵运河文化小镇、阜城运河水乡小镇等项目,推出衡水运河风情游精品旅游线路,全方位展示运河独特魅力……

“暖风轻,麦浪香,粮画小镇姑娘忙……”邯郸市馆陶县粮画小镇寿东村以“粮食画”闻名。寿东村党支部书记张付仁说,以粮画小镇为龙头,馆陶县建设了一批“小而特”的特色小镇,将大运河文化等融入乡村旅游中,促进产业融合发展,带动村镇迸发活力,很多运河村镇正在“火”起来。

“古村古镇古城,都是历史印记。大运河流淌千年,生生不息,做好运河历史文化遗产的保护传承,必将为沿线发展带来全新的契机。”省文旅厅国家文化公园建设部门有关负责人说,统筹利用各类资源,优化城镇发展空间格局,带动城乡在产业发展、文旅融合、乡村振兴等方面协同推进,将持续推动古老的大运河“活”起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